↑(~ ̄▽ ̄)~ ↑(~ ̄▽ ̄)~ ↑

Home > 紅起來前總有黑歷史 > 日常 > 【日常】人生大浪總是一波接著一波來

【日常】人生大浪總是一波接著一波來

【純文字劇情】
 
 
2013年7月28日晚間-29日凌晨。
 
 
 
  Dion習慣在週日晚上睡前檢視電子郵件。
  事務所通常會在週日晚上將下一週的行程表寄送過來(如果是緊急突發行程則會由經紀人直接以電話或簡訊通知),而這件事情在聘請那位助理以後更是被執行的一絲不苟。
 
  經紀人將發送郵件的工作交給助理以後,不管是信件標題或信件內行程表各種近乎吹毛求疵的細節,甚至是固定週日夜晚十二點分秒不差的寄送時間,毫無人味的程度有時都讓Dion忍不住懷疑他的經紀人實際上是購買了一款新型未公開上市的輔助人工智慧。(當然,如果是這樣的話也許他會比現在可愛點,Dion諷刺地想著。)
 
  不過這週的行程、這週的行程……
 
  男人擱在滑鼠上有一搭沒一搭敲著的手指停了下來。
 
  Dion皺著眉頭,薄唇不甚愉快地抿了抿。
 
  與其說是不滿意這行程安排……
 
  持續盯著這種彷彿機器人大量發送廣告的信件有害身心健康──他在心裡下了這樣一個註解──不管怎麼說事情總得問清楚才行。
 
 
  於是他很快地拿起手機撥了經紀人的號碼,在長長一串電話撥出聲後進入了語音信箱。
  這時間經紀人不可能睡了,如果不是失手關了靜音,那多半是人不在手機旁,去做其他事情了。
 
  Dion耐著性子繼續打了第二通、第三通、第四通……在第八次撥打過去的時候,終於連撥出聲都省了,直接進入了語音信箱。
  他在心底翻了翻白眼,重重嘆了口氣。
  八成是沒電了,經紀人的手機,總是不記得要充電。

  好吧,依經紀人的性子,等他想到該充電都不知道是多久以後的事情了。
 
  接下來他有兩個選擇,第一是等下回他去事務所時當面跟經紀人問個清楚,第二是現在打電話給那個人工智慧──他指的是助理。
  這兩種選擇老實說他都不是很樂意,經紀人因為家事關係週一週二休假,但這件事情等他週三再去抗議恐怕就失了那麼點力道。
  至於打給那個Engel,很明顯,基本上截至目前為止,他完全都在試著避免於工作以外的時間跟這男人接觸。
 
  Dion煩躁地起身,在狹小的房內來回踱步,數分鐘後他在心裡默念著一切以大局為重為了工作為了事業大家都說他人不壞身為男人要表現出一點氣度云云,帶著自己彷彿將要壯烈沙場的心情,謹慎地撥出了Lucas Engel的號碼。
 
 
  電話很快被接起。
 
 
 
  『喂?』
 
  「……喂,這裡是Ventus。」大腦有數秒的空白一閃而過。「我想談談這週的行程表。」
 
  『……』另一端短暫地沉默了下來,接著他聽見那頭傳來開關車門的聲音。『有什麼問題嗎?』
 
  「你在外面?」Dion瞥了一眼牆上的鐘,時間將近凌晨一點,這時候還在外面遊盪也太晚了些。
 
  『……我剛下班,明後天事務所不開,我必須今天就處理好你的課程。』Engel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疲倦與不耐,『有什麼事情請儘快提出,我得開車回家了,希望試圖讓我因為邊講手機邊開車而釀成車禍並不是你的陰謀。』
 
  噢,所以這個A.I.還有那麼一點人類的幽默感,Dion忍不住嘲諷想著。
 
  「我並沒有這個打算,不過謝謝你提醒我,這是個好主意。」他呼出一口氣,「我就是想問關於課程的事情。這太突然了,那課程究竟是怎麼回事?而且竟然一週就排了三堂。」
 
  『那是近期另一間新開大型事務所設立的課程,有鑑於你將近一整個月沒通告可接也不打算進修的散漫,我跟經紀人討論過這對你有幫助。』
 
  Dion感覺自己頰邊的肌肉抽了一抽。
  「即使如此這課程也排得太密集了,之後出了通告,要是跟課程時間衝突怎麼辦?」
 
  『時間安排是我跟經紀人的工作,這不是你該擔心的事情。』電話另一端傳來幾台機車呼嘯而過的聲音。『另外,一週三堂課夠輕鬆了。我甚至可惜不能再讓你多上幾堂課多做一點事,只因為經紀人怕你累壞身體。』
 
  「老天,並不是所有人都想跟你一樣成為一個工作狂!」他覺得自己真的要翻起白眼,天啊,他討厭德國佬絕對其來有自。「而且在做決定以前你們至少可以先跟我討論一下。」
 
  電話彼端傳來重重的吐氣聲,接著是短暫又凝重的沉默。
  『……你是小孩子嗎?』Engel再度開口時,聲音裡的疲倦感似乎又重了點。『拜託、這是你的工作,要成為藝人的是你,別像個跟父母抗議不想去補習鋼琴的小學生。』
 
  「我在談的是尊重問題,Mr.Engel。」Dion有些被對方的口吻激怒了。「我確實不是小學生,所以我想我有決定自己該做什麼的自由。」
 
  『你是經紀人的簽約藝人,經紀人有權決定你該做什麼。』Engel濃濃的德國口音加重了他口吻的強硬感,『這課程必須要加入那間事務所才能報名,這週就要開始上課了,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去討論該不該給你保留體力讓你半夜去酒吧跟人調情。』
 
 
  Dion咬著牙閉上眼睛。
  好吧,撇除半夜去酒吧調情這部份,他不得不承認Engel說的也許是對的。
 
  他其實並不排斥上課,只是不喜歡自己最後才知道的感覺。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經紀人只能優先考慮何者對他有所幫助,就這點來說他能原諒他們未經通知和討論就做下決定。
  但Engel的口吻讓他感到不愉快,這讓他並不是很想這麼快服軟。
 
 
  「……你提到報名課程前必須先加入那間事務所。」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試圖讓自己放鬆點。「這又是什麼情況,你們打算把我過繼給別人?」
 
  『不是過繼,你依然是我們事務所的藝人,只是你現在同時也可以接那間事務所所派給你的通告。機會變多,這對你不是壞事。』
 
  接著又是一段小小的沉默,但這次卻帶了點遲疑。
 
  『……另外,經紀人已經將你在那間事務所所有工作安排的權力託付給我。』
 
 
  『也就是說,在此方事務所,我就是你的經紀人。』
 
 
 
  ……噢,也許這才是今晚最糟糕的消息。
 
 
 
 
  Dion不大記得自己最後是怎麼掛掉電話的,他喝了點酒,試圖讓混亂的腦袋能冷靜下來快速進入安睡,但這對已經習慣酒精的他顯然沒什麼作用。
 
  於是他憂鬱地去沖了個澡,又熱了杯牛奶,在盯著玻璃杯上反射的燈光與自己的臉時,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竟然沮喪到連要詛咒那人車禍都忘了。(別怪他幼稚,這主意可是當事人自己提的。)
 
 
 
  原來要忘掉一個壞消息最好的方法就是聽到更壞的消息。
 
 
  好吧,至少他開始覺得一週要上三堂課這件事情並不是這麼壞。
 
  他咬牙切齒地感謝著他的助理兼新任經紀人,並在床上痛苦翻滾直到凌晨三點半才入睡。
 
 
 
==========
 
只是想說明一下,加入此方事務所啦((((((○゜ε゜○)ノ~~
 

 
衝康他果然樂趣十足害我不小心就小小爆了字數,猶豫了好久這字數要放blog還是放噗浪最後終於決定兩者都上(ㄍ

好久沒寫文所以文字力明顯不足,有任何覺得不通順的地方也請大家多多擔待啊!!!另外感謝此方事務所願意接受各種交稿模式,我那貧乏的語言能力終於有練習的空間了(敢講
 

Comments

post
Comment form

Trackback

Trackback URL